他,翻译了《在路上》,却不喜欢“垮掉的一代”

在新华社工作的同时,王永年开始了翻译文学名著的工作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开始翻译工作“就是为了谋生”。

由于王永年底子厚,一期《世界文学》里常常有四五篇是他翻译的作品。如果署同一个名字,读者就该有意见了,于是王永年取了好几个笔名。

也许人们很难想象,这么著名的一位大翻译家,一部《博尔赫斯全集》的稿费才两万元。凯鲁亚克的《在路上》,王永年签的合同每千字仅50元。翻译《在路上》时,他还患了白内障,可仍旧花了10个月,译出了这部著作。

虽然《在路上》很受年轻人喜爱,销量可观,可王永年自己却瞧不上像凯鲁亚克这样的“垮掉的一代”,“没有一个生活的目的,有工作不好好地干,有书不好好地念,性的方面也有点乱,还吸毒品,年纪很轻就死了。”王永年说,“我不喜欢他,但可以介绍他是怎么回事。”